地区分站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高校招聘网 > 新闻资讯 > 职场动态 > 内容

无"单位" 灵活就业劳动者社保现状受关注
来源:山西工人报 日期:2020-06-02 浏览

  外卖骑手、网络主播、健身教练……随着电子商务、共享经济等新业态快速发展,很多青年未选择“体制内”工作,没有 “单位”,甚至投身于连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都未包括的 “新新职业”,如民宿房东、收纳师、电竞顾问等。他们被统称为灵活就业青年。他们“痛并快乐着”,快乐于“爱好就是工作”,痛心于难以得到足够的社会保障,在高风险环境中面临着长时间暴露却缺乏劳动保障的困境。


  现状:


  灵活就业劳动者参保率低


  灵活就业包括受雇型灵活就业、自雇型就业和平台型灵活就业。根据人口普查的数据推算,2019年,我国有大约3亿名就业青年,占就业人口的40%左右,其中有相当比例属于灵活就业。


  在俗称的“五险一金”中,只有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两项允许灵活就业人员参保,自愿而非强制;而另外的工伤、失业、生育3项保险,往往对他们关上了大门。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提交的《关于改善灵活就业青年社会保障状况的提案》显示,2018年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4.1亿人,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保的仅8000余万人;医疗保险中,企业、机关事业、灵活就业三类人员参保的分别为2.15亿人、6119万人、4042万人。


  显然,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保的比例较低,而他们可以参加的社保项目,也必须自己承担本应由单位承担的费用。以快递、外卖从业者为例,传统直营快递企业为员工缴纳社保费做得比较好,加盟制公司为节约成本不为员工缴纳社保费成为潜规则,外卖平台更是很少为骑手参保。


  问题:现行社会保障体系存在许多政策障碍


  由于现行社会保障体系是按照实际存在劳动关系的传统就业形态来设计的,与目前就业多元化趋势相比存在脱节,不符合灵活就业者的现实情况。


  一名国家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以下简称“专委”)说,一般情况下,灵活就业青年难以参加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虽然有些地方“开了口子”,允许他们参加,但这是“网开一面”,而非通用规则,可能难以落实,比如,要求满足“连续足额按月缴纳各项社会保险”的条件,但是他们就业形式灵活,收入可能不稳定。


  “经办程序也不适应灵活就业青年。”该专委举例说,养老保险可以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但实际上,由于灵活就业青年流动性强,资格审核、登记、社保关系的转移接续不是很方便。


  她在调研中还发现,灵活就业青年对社会保障了解比较少,参保不积极,参保率不高。年轻人参保意识不强,特别是对养老保险没有特别急迫的要求,更多是着眼于当下的生存需求。


  “实际上,灵活就业青年是最需要社会保障的。”她解释,灵活就业青年就业波动大,职业伤害风险也比较大,比如外卖骑手等。没有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灵活就业青年,一旦发生职业伤害,就可能面临巨大经济压力。


  疫情期间,很多人失去收入来源,生活失去保障,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有失业保险救济。但灵活就业青年不能参加失业保险,也就失去了这份保障。该专委表示,这也凸显了灵活就业青年参加失业保险的重要性。


  对策:多措完善灵活就业青年社会保障体系


  随着灵活就业青年人数越来越多,他们的社会保障问题引起不少代表委员、专家学者以及相关部门的关注。


  2017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提出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特点的用工和社保等制度,与新兴业态企业签订劳动合同以外的其他从业者可按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养老、医疗保险和缴纳住房公积金,探索适应灵活就业人员的失业、工伤保险保障方式,符合条件的可享受灵活就业、自主创业扶持政策。


  立足现实国情,王锋在提案中建议,适时推动修订相关法律,对传统的用人单位、劳动关系进行适当拓展,赋予网络平台相应的法律责任,逐步建立“非标准劳动关系”的社会保障制度。明确重点保障对象。突出青年农民工、快递和外卖从业者、个体经营者等重点保障群体,对风险较大的社会保险强制参保(如工伤、失业保险),风险较小的通过政策引导鼓励参保(如生育保险)。


  全国人大代表、猪八戒股份有限公司CEO朱明跃给出三方面的具体建议:支持自由职业者线上缴纳社保,突破地域限制,不局限在户口所在地缴纳社保;推出针对自由职业者的失业保险,在其长期没有收入时可以给予一定基本保障;针对女性自由职业者提供生育保险,让自由职业者群里的妈妈们也可以感受到社会关爱。


  针对目前灵活就业青年参加社保存在的问题,上述专委认为,既要“降低门槛”,也要“拆除围栏”。“我们坚持普遍和全面的原则,要让所有人的权利都得到保障,制度设计、政策制订都要落实这一原则,而且社保应该按照均等化原则。”她表示,首先有必要取消户籍限制,通过政策和立法允许灵活就业青年在常住地参保。


  “是否可以将灵活就业青年纳入社区,实行社会化管理?比如,明确灵活就业青年均可到常住地街道社会保障服务机构办理灵活就业人员备案手续、参保缴费相关服务;又比如,设立专门针对灵活就业人员的缴费窗口,集中提供一站式服务……”但她认为,前提是要把灵活就业青年当回事,想着他们。